零点看书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美俗与美德-

来源:零点看书   时间: 2021-04-05

  看《西游记》中唐僧这个人物,通常的总结是心慈手软。但这只是人的心理、行为被追逼着跑到最前面的那部分,推着它们站出来的其实是他内心奸细般的浪漫。奸细般的浪漫颇能点透一个被打败的民族百多年的心理岔路口,那是史书上不记载的,是历史荒漠里谁也没听到的发令枪。

  挤进现代民族国家森林之王的国度,最具代表性的集体性格是“猎犬品质”。不要一听到犬字,就认为是坏品质,材料都看用在什么器物上。在犬界,猎犬是最不浪漫的品种,它没有观赏把玩的用途,而是打猎看家的帮手。能称得上猎犬的种类,必经两道工序:严格的种性筛选和持之以恒的驯化。注意:驯化不是教育。教育是启发心智,引其向善;而驯化是顺其特点尤其弱点加以塑造和利用。中国人自孔子以来两千多年一直做的是前者,从不擅做的是后者;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和力量得自前者,致命弱点也来自前者。我们做了两千年的事,他们刚刚做两百年,种性就开始退化了。

  纵观世界森林里的这几头“猛兽”,拔“猎犬品质”头筹的当属盎格鲁-撒克逊人。这群从岛国起家的海盗后代,一直悬于文明中心的边缘,我们心仪的欧洲文明:音乐、舞蹈、绘画和手工艺,始创者都不在铁掌孤胆的英伦,但民族弱点经善于驯化的手,倒成就了森林之王的猎犬品质。四面汪洋,在过往无终无始暗无天日的世纪,异质血液难以渗入,屠刀下斩的都是颖异而逆叛的种,在统治集团与草民之间的这块开阔地上,最不能留根的就是心善的能人,这般除过杂草的民族方具备以忠诚为底质的同一性;手不巧又缺乏艺术细胞的蛮性,使得猎犬驯化达到最稳定的量化标准,一旦控制龙首,底下的人群内忠外恶,指哪打哪。

  与教育的目的截然不同,心智绝非驯化的目的,相反它是驯化的克星,是人群拧成一股绳的障碍。法国作家吕西安・勒巴泰看盎人一针见血,但能在一堆浮皮膘肉下一眼看到筋脉的文人,多在掘自己的墓,因为大家都玩走眼的艺术。二战以后,这类文字就石沉水底,要到阁楼弃物里方能觅得残卷剩簿。勒巴泰1942年写了《废墟瓦砾》,锋剑利刀撇开了二战沸水上的泡沫。为世人提供历史另类版本的代价,是永远站进失败者的队列。这个胜癫痫病到底能治吗利者可不会满足一朝一代的强词夺理,万世真理的牌坊早就立好了,二战不过是帝国征服的小小插曲。勒巴泰投错主子,断头台伺候,在死亡通道脚上拖着镣铐等死六年。1951逃过斩首,52年劳改,受狱外监管。对站错队的文人而言,最大不幸并非头悬刀下,而是文才被“看不见的手”封埋。然而所有这些历史失意之下的真正悲剧,是上了遗臭万年的名册,只要不逃出地球永无翻盘之日。勒巴泰一语道破盎人的本质:“很久以来,英国人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其人民维护这个国家最卑劣肮脏的利益时不带一丝差异的团结一致。只要岛上商人有利可图,不管什么敲诈勒索,不管什么罪恶,都毫无疑义地被视为民族伟业,受到拍手叫好的欢迎。这是一种由现实主义与无道德主义构成的非常坚硬的腐殖土……”验证此话不难,近代以来盎人见缝下刀,切到哪儿裂到哪儿,不管多么聪明的种族都会频生逆臣贼子,内讧到肝脑涂地,惟他们牵手抱团,站在统治世界的山头上为蚁群圈画拼杀的战场。勒巴泰盯着英国人,是因为直到二战盎人褫夺天下还是主打米字旗。不过勒巴泰七十年前的严词厉语,与今天的现实已荡出一点距离,松化的腐殖土荡出来的一片异色,是战后强盛的蜜饯从四面八方招引来的蚂蚁。再过一两百年,我们说的“猎犬品质”将消弭于越来越杂的血液,一如铁板一块征战几个世纪的秦人,一旦散落出去,就再也收不拢了。弱者的报复是经久不息的。

  法国人虽看透盎人,自己也是猎犬驯化的坯子,英、法土人都沾着古代海盗民族诺曼人的基因,只不过法国与欧陆连山带水,挡不住东南异质血液丝丝渗透,得到的好处是手工和艺术细胞皆胜一筹,坏处是混凝土里沙子掺得多,没有盎人的同质和坚硬。说到这里,有人会问:堪称“素质楷模”的西人与“猎犬品质”怎么能划等号?的确,相比既无意识也不擅乔饰自己小小本性的众生,挤进森林之王的民族长于将表面不漂亮的行为收掩进包装盒,公德心、集体风度这类现代文明必备的“素质”均来自这份“收掩”。那么这份收掩本能的敏感从何而来?这就要从“猎犬品质”才能一步步追到源头。

  “猎犬品质”的第一要素就是“界”的意识。我写过一篇《狼犬人生》,描摹楼下看门人的爱犬,此狼狗的昆明正规癫痫医院品质有二:守界和忠诚。两个优点又有一个永不溢出的底盘,即在同类之间方生效。主人之外的手尽管千柔万顺地插进皮毛,它一不讨欢,二不为所动。这才是纯种猎犬的第一品质:界。此境界千娇百媚、伶俐善变的宠物狗是体会不到的,那个为提高观赏性而采得四方逆种的混杂过程,早已模糊了界,所谓有疆无界。折换到人身上,“界”是自我意识的领跑,凡事必经我与他人这杆秤掂量,经此天平调配出的感情和行为,已是回音,而非本能。回音是通过回音壁反射的,回音壁则是人为塑造。这里须先消除误解,建在我与他人的关系这条线上的回音壁,与中国人以为的为他人着想是两码事,而是算计好与他人的距离让自己的行为取得最大化的效果。

  这道人工回音壁的建立缘于“设界”,简单二字是西人精神神龛的永动机。思想像新割草坪一样规整的他们,最远的思维就是别长杂草,以及草地边缘的清晰。这是千年实体思想火刑架残忍剔选的基因,那内在囚牢没有起点亦无终点,只能化作包装精致的风度,犹如抵御哀愁的铠甲。“收掩”的深层发动机并非心善或教养,而是内心与外表深不可测的沟壑。有别于“野蛮人”据内难持外,“文明人”能稳稳地占住两个山头。比如私底下有我无他,到公共场合却能微笑盈面;内心拒你于千里之外却能走在前面为你拉门;小到校园大至国际关系逢弱者群起而落井下石却能在行车时照顾步行人;在家是暴君在外却能为女士让先;不喜台上表演散场却一丝不苟拍红手掌;自家阵营决不饶恕叛徒却能把他家逆贼捧上天。初来者或呆个几年,你会被微笑、拉门、惜弱、让先、鼓掌、宽容搞得自惭形秽,有如瞥见人类曙光;再混若干年,被后半部分掩藏的前半部分才慢慢浮出水面。这时你真想变成脑科专家,探探这仿佛手术刀完美切割、刀口绝不拖泥带水的精神分裂拜赐何方神圣。

  既为收掩,便非美德,而来自驯化。为了护卫和遮掩自身百分之九十的寡情薄义,他们找到的最不吃亏的办法,就是自觉割舍私欲的零头,整个社会便以这份自觉出让的零头结成纽带。纽带意识是理解西方社会内部及与他方关系的关键词,它来源于其社会内部立体式层圈结构及层圈间互不渗漏的“防水层”,而早已生活在平面式社会的中国人既看不癫痫是什么引起的清也看不透,票箱“民主”这件漂亮外衣为平面式视野构置了最有效的屏障。这里也要先破除误读,纽带意识与中国人无边无界的团结友爱只有一些表象的边缘重合,那根看不见的绳线圈划的是共同利益。这种圈划的沾粘剂是发自根性的控制欲――“我”对周遭人事的控制水平在于最大限度地圈划,自我通过出让零头将他人的行止限制在可接受的范围。

  割舍零头非关仁厚,而是一张临时饭桌上迫不得已的“凑份子”,是有严密防水层阻隔的层圈间的“战地通行证”,是为保全自己送到他人手里的“人质”。“公民社会”就是互相看押“人质”的俱乐部。当然俱乐部还得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地铁罢工或沉船塌屋时,互扣的“人质”便悉数收回。通过驯化人人意识到小不让,自己据有的大部分便保不住,或者保住了却如同生活在地狱,故割让时方显无私而慷慨。对西人,风度有如华人面子一样重要,只不过华人的面子在熟人中更有效,而西人的风度愈在陌生中愈显彩,切不可接线当绳,真去剥心掏腹。这个刻意调度的界内(自我)界外(他人),与“无私”八竿子扯不上,而是基于“他人即地狱”的思维防线。与之相比,产出“人之初性本善”思想的民族,就像快乐无畏、永远青春的少年,磕磕碰碰,未经琢磨,外表粗糙,但顽石包玉。

  割让零头和纽带意识是在“猎犬品质”基础上开出的美丽花絮,像苦涩的咖啡表面调出的甜香奶油,让无须喝到底的人群很受用。现代文明恐怕慢慢地就会血淡于水,剩下的就是漂亮杯盏里的一抹奶油。割让零头与慷慨大度之间也是一根独木桥都搭不上,古代绅士间一句不和除了刀下见,并无他途,只不过杀人都比动嘴动拳来得风雅,绝不弄脏手。“杀人通知”不会秽言垢语送过去,而是以美丽的字体写在扑着香粉的绢纸上,由精工细琢的银托盘送到将被夺命的人手上。然后择良辰,风度翩翩地握完手,那肌肤相触甚至投向对方的微笑,丝毫不动摇消灭对手的决心,剑刃和子弹上也从来没有良心的纠缠。那份把残酷分割成优雅仪式的细腻和尊贵,及在恶与美之间做足摆设的耐心,让人柔肠百转,细品后�j�j惶惶,背脊发凉。

  驯化民众要比教育事半功倍,一千年的活,一百年就能完工。要使之成都看癫痫病哪里好变成外表光洁坚硬的群体,驯化者必须首先区分优越感与虚荣心的些微差别,利用那一点点差异完成使命。虚荣心与优越感是一对孪生儿,类似吃饱者与美食家,虽都是满足一个吃,目标却楼下楼上。二者就像面子与风度,一个是欺骗自己,一个是撞骗他人,前者无所谓对立面,后者非对立面莫存。虚荣心是个体的,是一个人的盔甲和武器,它从诞生起便缺乏集体属性,沙一般难以凝聚。而看起来心理状态与它几乎重合的优越感,却具有集体属性,可以整合成群体盔甲和武器,具备岩石般的聚合力。将个体虚荣心转化成集体优越感,是现代民族国家森林之王们的秘密兵器。只有集体优越感这根精神绳圈将国民紧紧套牢的社会,才有本钱大张旗鼓地渲染“个性”。集体优越感是无须颁发政令却可下达每个人的统一号令,是无须围墙却百挣不脱的纽带,是猎犬脖子上早已令它无知无觉的绳套,也是刀切向他方,被切的叛逆者弃岸而走的精神鸦片。

  这种千锤百炼的同一性,与缰绳永握的精英贵族真是良马配好鞍。而因挤在古典文明边缘方筑就铁壁铜墙的小国寡民,在历史短暂的间隙,被工业文明推到金字塔尖,有了俯视他文明的便利和高度,此等看台,直接构筑了培养对立于他世界的优越感之理论和物质基础。正是这份优越感为现代文明的金字塔一层层搭建了心理的人肉阶梯,以及塔底鳞甲般难以揭去的卑贱。在失败者尸骨未寒的战壕里重新站队的叛逆者长龙一般,人人手里舞动着一往无前的旌幡,那旗帜上面五彩纷呈,彩云下面却并无他物,只有那三个字:优越感――所有背叛的借口。

  我给装饰过的品质一个恰如其分的词:美俗。美德来自人心,乔装、驯养、吹牛,玩什么花招都没用,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但是人群就像一个人,妆扮自己的权利总是有的,心思刁钻缜密的,可以通过划算的设计,变先天不足为有利条件。这时美俗就越俎代庖悄悄替代了美德,如果美俗能一代代固定下来,对外人来说,它就成了美德的一部分。装潢精美、执行有力的美俗,可以让人完全忘记它只是美德的替代品,当它通过培植、驯化,成为约定俗成的行为,甚而近似本能,它的确是小鸟涅��成了凤凰,混淆了不可擅越的概念,夺了美德的皇位。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wnews.com  零点看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