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活身纸人校园鬼

来源:零点看书   时间: 2021-07-03

楔子

  午夜,偌大的校园空旷阴冷,法国梧桐的叶子在风中相互摩擦发出巨大的声响,黑暗如一个鬼魂蛰伏在天空企图吞噬整个校园。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一个女孩摇摇晃晃的,把手搭在另一个穿红衣的女孩身上。

  红衣女孩有些不耐烦,嘴里呵斥道:“告诉你少喝点,现在又回来晚了,大半夜的还玩游戏。”

  女孩不理她,继续说着:“如果学校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你觉得他们会去哪里?”

  红农女生有些不屑,加快了脚步,今晚的校园为什么这么阴冷,她不禁打了个寒噤:“你少开玩笑了。”

  醉酒的女孩仍然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那你倒是猜猜啊!”

  “地狱。”突然一个莫名女人的声音响起,沙哑中带着刺刀般割划着脑电波,两个女孩顿时脸色惨白,面面相觑。

  “鬼啊……”两个女孩尖叫着,迅速向女生寝室跑去,黑暗的树林中传出�}人的歌声,像是老唱片里发出的死亡讯号,整个校园回荡着诡谲的声音:你们都将消失去地狱,我会一直在你们左右……

   大雨·自焚

  雷小雨是415寝室公认的小神婆,总是说自己在半夜里可以看见鬼和听到各种声音。一提到她,李华就一副怕怕的样子,她对上铺的张小颖埋怨道:“下次谁爱和小雨出去谁去,我可再也不敢了。”

  张小颖拿起一本杂志,一脸的坏笑:“都和你说过,小雨这个神婆总是有的没的吓我们。”

  “对对,这个小丫头,我们得找她好好谈谈。”正癫疯病能活多久?在煲电话粥的陈珊放下电话,笑道,“要不大学还没毕业就被吓死了。”

  “找我干什么?”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全身湿漉漉得成了落汤鸡,“我就知道你们不相信我。”

  “小祖宗,我们相信死你了,好不好。”李华说着,朝张小颖摆了个无可奈何的姿态,寝室顿时充满了欢笑声。

  “笑笑笑……”小雨像是受了刺激般把高跟鞋扔到地上,大喊道,“明晚就是盂兰鬼节,你们想不想亲眼见见鬼的样子?”

  陈珊意识到小雨的脸色铁青,看来是真生气了,便一副和事佬打圆场的样子:“鬼那东西,还是少谈的好,我们其实都信。”

  “不行,雷小雨你必须带我们去见鬼。”张小颖打断陈珊的对话,抓住雷小雨,装成犹如中邪般地发着抖,逗得李华和陈珊大笑。

  雷小雨不动声色地拿手巾擦着头上的雨水,半晌才幽幽地答应道:“我会让你们见到鬼的。”

  “怎么才能见到,不会是那些骗人的传说吧?”陈珊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对这些并不感冒。

  “终极见鬼方法──自焚!”雷小雨不管三人惊讶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黄泉路有家‘阴阳店’,那里专卖一种‘活身纸人’,你们按照自己的相貌身高做一个纸人,然后用自己的血滴在纸人的印堂,在明晚午夜于校园后面的乱石岗点燃,纸人就会指引你们见到鬼。”

  几个女生越听越玄,李华胆子最小,尖叫道:“雷小雨,你说真的还是假的?我可不玩了。”

  “你必须得玩,我告诉你,是姐妹就一起,要不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张小颖一副日常生活中要怎么护理癫痫病患者才好恨不得杀死李华的样子,瞪着她。

  李华倏地打了一个寒噤,小声地说道:“那我参加还不行吗?”

  陈珊也凑热闹地挽起了张小颖的手,说道:“我也参加,谁叫我们是一起的呢!”

  “记住,明天晚上千万不能佩戴任何的灵物,否则会遭到诅咒的。”雷小雨阴阴地嘱托着,又看向一旁的张小颖问道,“小颖,在我印象里,你一直是最沉默的一个,为什么这么想看见鬼?”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张小颖的脸色突然惨白,几个女生面面相觑,寝室里顿时怪怪的,窗外的大雨不断击打着窗子,发出诡异的声响,逼仄的屋子里越显低沉了。

   黄泉路·纸人

  第二天,天空仍旧飘着雨,但是张小颖、李华和陈珊早已经向黄泉路走去。由于小雨今天临时有事,几个人只好拿着小雨画的路线图不停地找啊找,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几个人才鬼使神差地走到老街市的深处,杂乱的房屋和矮墙分割出一块又一块的小小空间。她们在一个死胡同的尽头停住了。

  阴阳店是一家小店,小得不能再小了,十分简陋的店面,老松木板子钉在门周围,正上方是一块较完整的,树皮没有刨去,招牌上没有一个字,只是深深地用油漆刷了一片红,入口挂了一道厚厚的黑色幔子挡住路人的目光。

  “我怎么感觉这么恐怖,不会是家黑店吧?”李华跟在陈珊和张小颖的身后,瑟瑟发抖。

  陈珊感到背后一阵阴凉:“这家店好像真的很古怪。”

  张小颖不理会她俩,抬腿便走进了屋子,回头向两个女孩埋怨道:“真是没出息。”陕西去哪能治好癫痫

  映入眼帘的是五颜六色的纸花,和黄色的冥币。在屋子的一角,坐着一个穿黑衣的女人,看上去并不老,却一直用黑色的面纱遮着脸:“欢迎光临,这里是阴阳店。”甜甜的声音,略带着些许沙哑,把她们从诧异中拉了回来。

  “我们想要买‘活身纸人’,现在可以做出来吗?”张小颖走上前去,问道,声音里充满期待。

  “可以,不过你们得先……”女人拿出几张黄色的纸,放在屋子中间的桌子上,“把你们的生辰八字给我,然后对着每张纸条吹一口气,就可以了。”

  陈珊和李华本来还犹豫着,谁知张小颖笑笑,拿起笔就开始写道:庚午年七月十五。李华凑过来,惊讶道:“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

  张小颖没有说话,把笔塞到了她的手里,催促道:“快点写完,好回去。”

  李华提笔颤抖地写道:庚午年四月初四。接着就是陈珊。写完之后,几个人同时向黄纸上吹了一口气,那黄纸便像有了生命般开始动起来。李华拉着陈珊的衣角,疑神疑鬼地说道:“我的头好晕,好像就要晕过去了。”

  陈珊点了点头,在张小颖的脸上也看到了同样的答案,她们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太奇怪了。

  “可以了,我的纸人稍后会送到你们学校的。”女人说着,把桌子上还在动的黄纸放在了八面佛的下面。陈珊看着那个佛像总觉得有些许古怪,却说不出来,走出店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雨却仍旧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整个天空蠕动着阴霾好像要凝固在一起,没有一点鲜活的迹象。

  游戏·死法

  七月十五,癫痫病该怎么治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午夜十二点了,四个女孩的心不由都咯噔一下。

  站在学校后面废弃的乱石岗,李华仍旧一副头晕目眩的样子,那家阴阳店的屋子太可怕了,屋子里的灯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纯黑的光照下来却仍旧透着光亮。

  “我要开始了啊!”雷小雨拿起一旁的红色纸人,那是张小颖的纸人,雷小雨对着点燃的火堆,念道,“信女张小颖,生于庚午年七月十五,死于自焚。”

  纸人被扔进了火堆,张小颖猛地颤抖了一下,好像整个人离魂般,呆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李华,生于庚午年四月初四,死于高楼死吊。”雷小雨说着抓起旁边白色的纸人,扔进了雄雄的烈火里,听到“高楼死吊”这个词时,李华的心里咯噔一下,好像被人狠狠拽了一下,尖叫道:“小雨,这种死法太惨了吧?”

  雷小雨像没听见般拿起最后一个黄色纸人,扔进了火堆大喊道:“陈珊,生于庚午年三月初八,死于水溺。”

  就在雷小雨阴阴的声音停止的一刹那,火突然灭了,三个女孩都同时长大了嘴,仿佛能塞进一个巨大的苹果,她们都看见了——原本空旷的场地,瞬间有许多人在行走,仿佛是一个热闹的街道。有穿着破衣服眼睛还连着血管悬在脸上的老人,还有只剩一半身子长发如同水草般枯萎的女人,脸上腐烂的不断流出血的红衣小女孩,他们都在向这个方向飘来。

  “啊──”陈珊闭着眼睛向后面跑去,“我不玩了,谁爱玩谁玩。”

  张小颖和李华也向后面跑去,雷小雨发现了事情的不妙,刚想上去阻拦,却发现一个男人挡住了女孩们的去路。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wnews.com  零点看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