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藏在窨井里的血书百姓

来源:零点看书   时间: 2021-07-09

大金在城里做疏挖工,下窨井疏通下水管道是常事。这天,工头吩咐大金去富迪花园疏挖一条排水管,他乐得屁颠颠的。为啥?富迪花园是富人住宅小区,前几年曾有个疏挖工在那个小区掏出过一塑料袋钞票。大金想:自己说不准也能碰到好运气呢。

来到富迪花园,大金查看一遍那条被堵塞的下水道,不长,离街道主管网很近。凭经验判断,无需太费时即可疏通。他撬开那条下水道最中间的一个窨井盖,带着疏挖工具跳下去寻找淤塞物。

大金刚弓身沿排水管滑进去,就感觉有东西顶到他的后脑勺,扭头一瞧,只见排水管和窨井套的交结处有一道缝,缝里塞着一个塑料袋样的东西。他不觉眼前一亮,忙将那东西取出,果真是个塑料袋,可里面装着的不是钞票,而是一块白纺绸,上面还有一些殷红色的字,像是血书。大金又惊又恼,自认晦气,随手把手中之物抛出井外。

没一会儿大金就后悔了,心里暗忖,还是将那缝中之物还原的好,说不定别人有什么隐情,是刻意藏在这儿的……他腾地爬出窨井,四周一瞅,地面上空空如也,哪还有白纺绸的影子啊。天空没有一丝风,不可能被吹走啊?大金正纳闷时,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消失在小区行道树里。大金心头一咯噔,怎么会是他!

大金在市政服务工程队打了五六年工,是个老疏挖工了,平常从来都是只顾干活少管闲事,也便没在意什么。不出几个回合,他就将那条下水道疏挖通畅。他拿着小区物管处的验收单兴冲冲地回到工程队,工头拍了拍他的肩,一脸神秘地笑道:“大金,这个红包是给你的!”大金有些莫名其妙,又不是月底年终的给什么红包?工头无缘无合肥癫痫病医院排名故送红包,莫非是想炒他鱿鱼?这样一想,大金的脊背上冒出丝丝凉意,他还指望着在工程队里多挣点钱后谈个女友回老家结婚呢!可大金领到红包后,工头好像并没有扫他出门的意思。捏着厚厚的红包,大金真有些受宠若惊,同时又手足无措。

打开红包悄悄一数,娘啊,整整两千块!大金一下子成了丈二金钢,不知工头葫芦里卖的啥药。

“这,我就不要了。”没过一会儿,大金找到工头,把那个红包退了回去。工头接过红包,又给他塞进口袋,“这是富迪花园马老板给你送来的一份心意。”工头还特地把“心意”二字说得很重。大金在服务队里做事踏实勤恳,深得工头喜欢,应该说工头不会耍他呀。然而马老板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己送红包?大金越发糊涂了,难道……大金借口丢了疏挖工具去了趟富迪花园。向物管处一打听,吓了他一大跳。原来,马老板两天前就跳楼自杀了!死人给活人送红包,这真是天大的怪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金大骇,死人送红包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在他老家的那个村子,如果遇上家中有人病重或收到死人红包时,就得“冲喜”,即用操办喜事来驱邪,希望能转危为安,家人幸福平安……大金连忙折转身,返回去想找工头问个明白。刚走出富迪花园小区大院门,就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大金哥,怎么是你!”

大金定睛一看,只见一位打扮时髦的靓妹正在朝他微笑。

“你是……”大金尴尬极了,手摸后脑勺,一时记不起面前的女孩是谁。

“我是前不久在公园路被你救过的阿莉呀!”女孩笑眯眯地说。沈阳癫痫医院排行

这时候大金才认出阿莉。上个月的某个傍晚,大金扛着疏挖工具途经公园路的林荫道时,正巧碰上两个歹徒拉扯着一个女孩子的坤包和裙子,女孩子惊慌失措失声尖叫。大金来不及细想,挺身而出,舞起挖锄就冲了上去,最后把两个歹徒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大金救的就是阿莉。阿莉感激涕零,当晚就请他吃了顿夜宵。

阿莉也是进城打工的,如今在一家公司推销化妆品,常出入一些花园小区上门服务。她告诉大金,她是到富迪花园给一个客户送新产品。看大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阿莉问他最近遇到什么麻烦,需不需要帮助。

大金垂头丧气,神情落寞,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沉吟半晌,最后还是把富迪花园马老板给他送红包的事情讲了出来。

“天上掉下的馅饼啊,”阿莉扑哧一笑,“傻瓜才不要呢。”

“马老板跳楼了,死人给活人送红包是天大的忌讳。在我的老家,若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冲喜的……”望着阿莉,大金无可奈何,索性道出自己的顾虑,“我现在又没有谈好对象,找谁回家冲喜啊!”大金是爹娘的独苗儿子,出门打工这么多年,至今仍是孤身一人。爹娘为他的婚事急得不得了,多次催他找个女人回家结婚,他却依然按兵不动。这回收到了死人的红包,才真正急躁起来。

“冲喜,什么冲喜啊?”阿莉眉头微皱,刨根问底。

大金也顾不了那么多,一口气把老家的那种古老习俗给阿莉和盘托出。

听了大金的解释,阿莉露齿微笑:“何不用红包里的那笔钱租个女友带回家冲喜呢?”说到最后,她的语气庆阳哪家医院专治癫痫?里明显带着一份淡淡的失落。

“租女友?天下还有这种事!”大金顿时瞪大眼睛,一脸诧异,“难道城里还有这样的出租公司?那……租你行不?”

阿金其实只是开玩笑随口说说而已,哪曾想阿莉真的答应,愿意跟随他回老家冲喜。

大金高兴得快晕了,迫不及待拿出那沓票子往阿莉手里塞。

“租金暂时不必付,你看,这是什么?”阿莉用手一挡,旋即从坤包里掏出一块白布条,在空中扬了扬,“大金哥,你看这份血书好像是留给你的……”

“血书,什么血书?”他接过阿莉手中之物,不由骇然一惊,这不正是自己从窨井里扔出来的那块白纺绸吗?展开仔细一看,上面真是一封血书:大金,找个好姑娘回家成婚,了却爹娘的心愿……天啊,真是爹娘写给自己的血书!想必,大金的爹娘已盼得焦急万分,才使出杀手锏写来血书劝儿子早日结婚。其实,大金这人身量魁梧,性格和善,不是没女孩喜欢,而是在城里打工心眼变高了,高不就低不成,拖至如今婚姻仍没结果……看到白布血字,大金的心里说不出是酸楚还是迷茫。

然而,血书怎么会藏在窨井里,现在又怎么落到了阿莉手中?大金百思不得其解,看着面前的阿莉,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

“难道我配不上你?”望着大金直勾勾的眼睛,阿莉怅然若失,神情突然变得落寞起来。

“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我怎么会……”大金顿了顿,箭步走上前,一把握住阿莉的小手,“阿莉,我明天就带你回家冲喜!”

“我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啊,”不癫痫生的孩子会传染吗知什么时候,工头从一块广告牌后走了出来,满脸堆笑,“阿莉,我这个表哥当得还称职吧?”

“表哥?”大金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是啊,你们的工头就是我表哥!“阿莉得意地说。

大金压根儿就不会想到,自从上次他“英雄救美”之后,阿莉就对他产生好感。不久前,她在表哥的服务队里看见大金,心中不禁窃喜,便旁敲侧击地向表哥打听大金的有关情况。阿莉的意思,工头心知肚明,打算等机会成熟时助她一臂之力。前两天,大金老家爹娘捎给他的血书又恰好交在了工头手里。看到那封血书,工头心头一颤,非常同情老两口。如果把血书直接交给大金,说不定他根本就不会当回事,枉费爹娘心机。碰巧,这天接到疏挖富迪花园下水道的任务,工头灵机一动,把血书藏在那条下水道最中间的那口窨井里,想给大金一个意外的震惊,让他体恤爹娘的良苦用心。不料,大金捡到血书后没细瞧就给扔掉了。躲在富迪花园的工头见状凉了半截腰,拾起那块白纺绸就踅进了行道树。工头的老家离大金家不远,知道冲喜这个古老习俗。他脑子一转,就装了个红包说是富迪花园马老板送给大金的,逼着他尽快谈好女朋友带回老家冲喜。待大金返回富迪花园时,工头急忙给阿莉打了电话,把那封血书交给她的同时,也作了一番交待……

“谢谢你,这红包还是物归原主吧。”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后,大金走上前,把红包递给工头。

“这红包,就算我这做表哥的,送给表妹表妹夫的一份心意吧!”工头把两人的手牵在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篇: 婚姻像什么纪实

下一篇: 姚明的走廊精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wnews.com  零点看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