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咫尺缘_散文网

来源:零点看书   时间: 2021-08-28

的痕迹,在此间不会显现。

我象被遗弃在某个蛮荒时代的石猴,此年不再。

01

这是哪一个公元?

这确切的又会是哪一年?

时空交错着莫名的轨迹,让我迷惑不解。( 网:www.sanwen.net )

我是在酒家寻酒之际,才从店小二口中得知的,原来我们的大宋王朝早已没落了!

没落?没落……

这是一个恐怖的让我含泪的。

此年慌慌,此年茫茫!

我?

小二的眼光是盯着我身上的银子,即便现在。

“客官何不再打坛酒,容小的再陪着聊下?”

我默然,掏出银子,他机灵的上前接住。

再上了坛酒,小二似乎更欢了。

“客官不像熟客,看家这身行装,可不要往北哪。”

“这是为何?”

“我们的皇上都给掳走了。”他脱口而出。随即又连骂着“屁屁屁”打的嘴巴,犯忌般的狐疑的向四周瞅了瞅。

“这……”

“客官想必是寻人去吧,看年纪就知道。”

我淡笑不定,他就没什么在顾虑的了。

“咱这里甚为安宁吧,可大散关淮水再往北,可就难说了。”

“怎么说?”

“这”小二又话峰一转,“掌柜的叫我了。”

我停了停,“小二,再上一坛酒!”我叫道。

“好咧!掌柜的,客官要第三坛酒。”小二抽身回去立即端了坛酒出来。

他凑上前来,“听说咱皇上皇后一起好多人都给抓那北边去了。肯定活不了,活不了。”他摇着头。

“是吗?这样……小二怎么这样清楚?”

“瞧,就我家那掌柜就是逃难来的,女儿不就没了吗?”他更小声了。

我让他再上几个菜,自己却怔住了。

02

小二的话,听得我心惊不已。

迈出客栈,一下子觉得头顶的天摇晃了下。

我扯开脑门上假的发髻,露出光秃秃的佛印。

“啊弥陀佛!”

这是口里念叨的第几次?善哉善哉呼!

北方乱乱,北方颤颤!

所有关于北方的,天崩地裂般压来。

控制癫痫病发作的药物

二十几年的修行,不但未参透何谓生死之命,何谓天下大义。甚至,依旧佛身人性的愚笨。

我的叶子,我的家,我的中原,我的全部!

我颤抖着面对北方,一身惭愧!泪沾染着胡子,沾染了衣襟,滴向大地!

阔别,隔绝尘世。原来我抛弃的是一幅安定的世事,而潜心的修为换来的竟是这样一幅的支离破碎!

我为自己而羞,羞撒贱泪!

“嘿,这不是不为大师么?”一士官从我身后绕上前来,“大师,庙里不好呆吧!”

我回望了他带的兵,又看了看士兵旁边正押着的一群贫穷布衣。

“大师,如若替我们超渡,将死而无撼!”他们一脸的,也正恭侯着我的眼睛。

“这等?”

“也就是抓几个逃役的土兵,禁军不足备患,土兵抵!”那士官又转回来,轻蔑地瞟着他们。

“吾等还是要多行善因。”我叨念着。

“哈哈,听闻大师也是有功夫的,如果不还俗来我军中效力,那就赶紧回庙去吧。哈哈!”士官大笑。

“哈哈!”他身边的兵也随即和着。

“国不久矣,国不久矣!还善行,哈哈!你做。”士官喝斥开围观人群,耀武扬威的从我身前走过。

他的兵,也散散的委随其后。

“国不久矣!?”就是这咫尺的言语,居然来自我大宋的士官!

我抽出袖里准备戴上的假发髻,狠狠地将其抛弃!

03

这可怕的世事!

我是受不了种种清规才从寺庙走出的。我以为,这除开寺庙的世界是个清新安定的世界。

所以“大师”这一名号,我是担当不了的。

可是,我猜错了!我没有经历过,虚名与世事都是别人给的。

我已经回不去了。

不管是寺庙,还是随记忆远去的北方的家。

一切都被这可怕的现实和世俗给吞下去了。

我不明白的世界,我已不可明白的世界!

“来人哪,救命!”街角传来一柔弱的声音。

寻声而去,很快看到了一切。

我一动不动的,远远立在那个稍有些年纪的汉子另一边。

他停下了手,女子惊慌的起身。

“和尚也好管这事?”他咬着字眼向我闯来。

“刀!”女子没跑开,惊叫!

“和尚就管这事,我还不走了!”我依旧没闪动身体。

他撩出刀,“去张家界癫痫医院,癫痫病是怎样产生的陪佛祖说吧。”一脸凶狠地冲过来。

女子吓得没动!

我轻巧地闪电般地躬着腰,移步,一下子蹿到他身后,留下一拳,种在他琵杷骨下。

“哐”汉子应身倒地,残喘着,找不到方向。

二十几年没认真修佛,可这功夫可没白练!

他慌不迭,费劲地爬着,跑了。

女子婉婉而来,“恩谢大师!”

这女子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特别温馨的感觉。

我见地上有一绣袋,捡起,正欲递给她。不料,一片金叶子从中滑落。

金色的叶子!我敏感的惊呆了。

女子立刻将它拣起,怀揣着,一脸紧张,又欲跑。

“金色的叶子,还有银珠似的露儿!”我颤颤地念着,“露儿!”湿润了眼。

“金色的叶子!”女子喃喃着,反复的念着。满脸泪水的迎了上来!

“露儿,我的露儿!”我满心疼的揽着她,“我的孩儿,孩儿……”

04

叶子离去,小小的露儿就一个人,逃难南下,及至到此。

那么多年了!

不想,这咫尺间的距离,在此年此日竟会遇到!

这难言的命;

这辛酸的命;

这不舛的命!

05

江湖,渐行渐远;花明柳暗的江湖,偏渐远渐近!

我一个人的江湖,那么近,近的有关风花月的醉生,梦死,都破碎了。遥远的没有踪迹。

见了露儿,我又戴上了曾遗弃的假发。原来那张假发再回去时没找到,这张新的还是露儿买的,舒适。

露儿漂泊久的彷徨似乎还没褪去,我说北上寻她故地时,她余悸未逝地不安。

她是一路逃难南下的,她晓得北方的危境。

我爱怜地抚着她的头发,长长短短,很不规矩。干脆将她打扮为男装,上路方便。

父女一路,北上寻亲。乱世那么动荡,只有人的心勉强装着安静。露儿说她不怕,她不怕这乱世。我笑,可爱的。

悲惨尽沿途,比露儿来时更恐怖。行乞之人,破破烂烂,寻寻觅觅地一大堆。徘徊在小道边缘,也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空气里似乎都有死亡,冷色的味道。透着绝望,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偶尔的呻吟,抢夺,在迷糊的树阴里泛起,但马上又安静下去。

此起,彼伏,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色寂静的时候,甚至连虫的呢喃都没有。月影间的枝丫处停着一只鸦,却不叫。秦皇岛癫痫早期如何治疗>

月色掩映着,这惨白的人间!悲天悯人的土地公公,被掘碎了宝座。神台,香灰把它压在碎土之上,威严也被埋葬!

江湖落魄,只因人世纷争。仅有的安静,也不知道可以坚持多月。

也许明天依旧如此,又也许,只会残留下焦土。寸草不生的地方,我们见的不少,大都一样的死静。

我忽的悲凉起来,我心爱的宝贝女儿。几年前,她也是这样人群里的一个颠沛流离者,她是怎样子的坚持?

我一下子拥她更紧了,继续安静的向前。

06

偌大的城,当年的气派现在还可以重现么?我惊讶的时候,满脸的的。露儿却一脸的平静。

我看得到,她安静的脸面上有的若隐的悲恸!

这座让她悲哀的城,被她的爹再次提及并亲赴。而要北去亡地见的人,是早已逝去的娘亲。

我也禁不住内心的凄凉,与荒城一样的凄凉。偶尔脆石崩塌的声音,夹杂在沧凉里,模糊一片。

城已非城,没落的只剩残缺的外表,蛮横地抗拒着外人的进入。发出吼声,像是声撕力竭的抗议,又像是孤苦伶仃的呻吟。

我们没有进城,大门被城楼上坍塌的石块堵实了。一旁的城墙上,破旧的一支箭射在红色的军旗中央。硬邦邦地粘着,布料哗哗地叫,没有节奏的挽歌。

绕着城,转过残垣断壁。竟然看到一队金人。我忙捂住露儿不知何时哭泣的嘴角,蜷在乱石一角。

听得清,大队人马过行的铁器撞击声。

露儿就真的不再哭了,我预感到了她内心的紧张,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

“孩子,没事了!”我笑定,迎着她的脸又笑了笑。露儿很懂事的点下头,止住泪水。又指着路,绕过去。

叶子的气息离我愈来愈近,我甚至能够回忆到,这一路的似曾相识。

也许,叶子沉睡的安宁之地也是她最的地方,是这样吗?

露儿又落泪了,停在一片林木前。在土丘边扑地跪下。

空气里有嗡嗡的声音传来,强烈又软弱。我看到的整个荒丘都是土色的,在黄昏的林子里闪烁。仿佛,叶子一样,素衣若水,如风。

我跪在地上,心里有种与泥土相融的冲动感。

我抽动着身子,移动膝盖趴到木碑旁,低声的呢喃......

拔了些枯死的野草,重新垒着几块石头。“磕”的脆响,石块被我双掌打入泥土,固定起来。

露儿的声音我早已听不清了。

我确定,其实,二十年前我与叶子是在这里懈逅的!叶子的笑,就象树林里飘舞着的红叶,悠远,典雅。<贵阳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医院在哪/p>

红叶摇落的日子是安静的,安静的只有雀的欢颂,此起彼伏。

红叶沾到叶子的身体都会变的清香。我们时常躺在红叶树下,恬恬地看北燕南归,看风卷云堆。

在有阳光的晨熹或黄昏,叶子就会倚靠着我,安静地小憩。遥想着我和她的地老天荒,在红色的期待里,一天又一天,把树叶结成不老的。

而现在,她安静地睡在我身下。安静地不再有呼吸,不再有清香,不再有美丽!她只是静静地,听我和露儿的声音,听我们的哭泣,听我的回忆——那些属于我们的地老天荒!

07

叶子沉睡的地方,现在没有看到一片红叶。

露儿上前,捧出了那天被我无意看到的金叶子!也正是这片金叶子让我们重逢,那是当初送给叶子的信物......

我合上露儿的手,让她把金叶子装好。

我是有两袋红叶的,世外修行的十几年间,每年,我都会收集两片寺庙红树下的叶子。积累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看到她了!

我和露儿,用手填了填土,敷上两袋红叶。在宁静的光里,恍然的落泪。

......

08

这是一个冗长的略带的梦,梦醒的时候,我还在紧握着zo的手。

住院部的房间都死一样静,睡了一夜。除了空调的温度勉强的低了些,居然一夜都没人来探望。即便zo已经快康复出院,但他们的不闻不问还是让我不满。

我轻轻的放下zo的手,湿湿的,安心的一脸。

我从椅子上挣扎着,扭着腰总算站直了身。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推开玻璃,还好,清晨的阳光温和的并不强烈。

一片叶子被风从窗外卷进来,我敏感地抓在手心。

是红叶!我愣下,又回味似的擦了擦眼睛。敞开手指,像有红色的蝴蝶在掌心寻觅。

我又在zo的床前坐下,静静地望还在熟睡的她。

她脸色很好,睫毛齐齐地弯在眼角,美丽大方。我慢慢地又握起她的手,把刚才的红叶镶入她手心,帮她又合上拳头。

病房里安静极了,我甚至能感觉到有两种节奏的心跳声在隐现。还有我们浪漫的声音。

过去的都过去了,卸下沉重,我一下子倍感轻松——仿佛,这小小的房间,霎那间就变成了我和zo享受过的最安静的地方,就是我们可以宣誓,地老天荒的地方。

温柔且轻缓地,地老天荒……

——zo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突然,微微地翘起嘴角;朝我笑,那一脸寂静的欢乐神色,在说,她很!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wnews.com  零点看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