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夏影窈窕(第九章)_散文网

来源:零点看书   时间: 2021-08-28

强烈的阳光穿过轻薄的云层透过浅紫色的蕾丝窗帘懒洋洋的趴在花萱的被子上,现在已是午后,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脸上忽隐忽现的温热以及有些不舒适的腹部,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凌溪影酣然帅气的脸。

“溪影。”她试图叫醒睡地正香的他,想问他昨晚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嗯,萱儿。”凌溪影懒懒的睁开双眼,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醒了啊?”

“我想问你,那个……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啊?”花萱夏不好意思的偷偷望着凌溪影的双眼,似乎身体有些不舒适。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凌溪影又闭上双眼,嘴角不禁意的微微上扬。

“哦,可我怎么没有感觉呢?”花萱夏努力着昨晚的事情。( 网:www.sanwen.net )

“我动作很轻的,萱儿昨天肯定是累坏了,睡地很香呢。”他朝着满脸好奇的花萱夏眨了眨眼睛,想起昨晚就激动的没法睡着呢。

“是吗?”花萱夏想想也是,不由自主的傻笑了起来。

“嗯,宝贝萱儿的小肚子饿不饿啊?”凌溪影暧昧的摸了摸她的小肚子,惹得她满脸通红。

“饿,昨晚都没有吃东西。”花萱夏满脸委屈,“我亲手为你做的蛋糕都还不知道好不好吃。”

“是你亲手做的?”凌溪影一脸的讶异,很显然,他简直不敢,他一直以为花萱夏是没有厨房天赋的,“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我让向管家教我的,不过他也帮了我一些忙,我可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做了一天的蛋糕呢!”她回忆起昨天的各种手忙脚乱就感觉好,原来能为的人做东西是那样的感觉,“虽然很累,但是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那蛋糕我放冰箱里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吃好不好?我会好好品尝萱儿的手艺。”凌溪影吻了吻花萱夏的额头,心里翻腾着一阵又一阵的,“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我以后每年都亲自为你做蛋糕好不好?”她搂住他的腰笑的很幸福,“我要让你过的很。”

“萱儿很聪明,什么都能很快就学会,但是要做到精湛你就不行了,所以也不要勉强自己,不然会很累的。”他是了解她的,所以西安癫痫医院哪的好很怕她未来会因为某些事情而难过“只要萱儿快乐就好,那样我会省心很多,只要你不给我惹事就行。”

“你放心,别的事情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我会爱你很久很久,或许下辈子还爱你,你可不能嫌我烦。”花萱夏的确是很难坚持完成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是无论如何都要改变那样的自己,或许有时候也应该认真的想想自己的未来,总不能一辈子像一只宠物一样的过吧。

“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烦你呢?乖,我起床给你做好吃的,你再睡会儿。”

“嗯,去吧。”

花萱夏一直望着落地窗外面傻笑着,不知是在看那盆吊兰,还是在看那笼里的两只鹦鹉。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掀开被子,床单上有一小块血迹,“是这样的吗?”她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傻笑着。

不一会儿凌溪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走了进来,“萱儿,吃早餐了,向管家已经做好了。”

“嗯,好香啊!”那香味使花萱夏倍感饥饿。

“宝贝,你的好事来了吧?”凌溪影望着床单上的血迹问道。

“……难道不是……哦,你快出去啦!”花萱夏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误会了,还以为……她羞得满脸通红,尴尬极了。

“那我先出去了。”凌溪影笑了笑,大概是明白她刚才的意思了,只是为她换了睡衣而已,没想到居然会被误会成……回忆起她刚才的表情他的笑意不禁更深了。

花萱夏望着凌溪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她发出轻轻的叹息声,眼神中带有些失望,“我好傻。”

光灿烂,各色的鲜花都陆续绽放了,的气息也愈来愈浓厚了,总是在这样的季节容易回忆起呢。花萱夏返回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正要走进宿舍的花萱夏突然就被一个可爱的男生拦住了,“咦,你不是小娅空间闺蜜相册里的那个吗?”他不仅长的可爱,连声音听了都让人心里发痒。

“你是……”花萱夏一时没反应过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好像是提到了小娅。

“哦,我是彭羽涯,小娅的亲哥哥。”小正太急忙解释着,“我来是找小娅的,但是我进不去,她又不肯出来,所以,你来的正好,我想请你帮帮忙。”

“哦。”她想着,但总是不知不觉的就答应了别人的请求,为什么乔瑜娅不出来呢?

“我银川#!权威癫痫医院真的有急事,拜托你了,既然是闺蜜总该有办法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花萱夏,转眼间又轻蔑的说,“如果叫不下来就说明你们绝交了。”

“呃……”花萱夏被雷到了,满脸的黑线,真是受不了啊,总觉得眼前的男孩令人毛骨悚然。

“爸病危了,让小娅和我回去吧,他想见见她,很想,很想见。”小正太平淡的语气中带着浓厚的,忽然又激动的用双手握住花萱夏冰凉的右手带着哭腔说,“要是小娅不跟我回去,我恐怕也没脸再回去了。”

“知道了……好吧,那我试试。”花萱夏尴尬的抽回自己的手,硬生生的笑了笑,脱逃似的一口气跑上了二楼,真没想到他会是乔瑜娅的哥哥,她倒是从不曾向自己提起过她的哥哥呢。

“小娅,你哥哥说……”她一回到寝室就看见了正忙着码字的乔瑜娅,原来她是这么的努力。

“我不回去。”没等花萱夏说完乔瑜娅就直接打断了,“我知道,是他让你来劝我的吧,别费心了。”乔瑜娅的语气很冷,这样的她花萱夏还是第一次看见。

“可是你哥哥说你病危了啊。”花萱夏有些着急,“难道你真的不回去看一看他吗?”

“我没有那样的爸爸。”乔瑜娅依然忙着手中的活,只是键盘快被她敲爆了,“你别说了,我不会改变我的主意。”

“小娅,我知道你对他有偏见,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他吗?”花萱夏不屈不挠,她觉得乔瑜娅应该回去关心一下她的,都已经那样了,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解开的心结吗?“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不是我对他有偏见,是他对我有偏见。我体谅他,谁来体谅我?为什么你们说的好像全部都是我的错一样!”乔瑜娅吼道,过于激动,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我体谅过他,但是我发现我的体谅在他眼里是多余的。”

“再怎么说你和他是有血缘关系的,他养育你这么多年,难道你不吗?”花萱夏也开始激动了,“没有哪个是不爱自己的。”

“可是我感觉不到他爱我……我去不去又有什么关系呢?”乔瑜娅哭泣着,终于还是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从小到大,他对我不闻不问,除了金钱以外没有给我一点一滴的关爱。”

“那你就忍心让你哥哥在下面一直等着吗?难道他也不爱你吗?他也不值得你体谅吗?”花萱夏厉声问道。

“他是爱刺猬治癫痫病病我,可是我恨他,恨他独占了爸爸一个人的爱。”乔瑜娅极了,她明白哥哥对自己的疼爱,但是却无法接受,“在爸爸眼中,我一点儿都比不上他。”

“小娅。”花萱夏为乔瑜娅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你不是还口口声声的叫他‘爸爸’吗?这说明你是爱你爸爸的,你别再这么倔强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何苦为难自己呢,去选择接受他不是更好吗?”

“可是……我不敢面对他,他一直认为我是害死的凶手。”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又怎么会想要见我呢?”

“迟早要面对的啊,你不可能逃离一辈子的,再说了,你又有多少去逃避呢?”花萱夏严肃起来,“你去了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我知道你很不理解他为什么那样对你,所以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可是我……那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乔瑜娅最终还是妥协了,或许是自己太糊涂了,去了就会知道答案吗?

“好。”花萱夏紧紧的拥住乔瑜娅,她很欣慰在这样的时刻能够帮助乔瑜娅,“只要你肯去就是了。”

彭羽涯望着花萱夏牵着乔瑜娅走了出来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直接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乔瑜娅,喜极而泣道,“小娅,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花萱夏发出重重的叹息声,她倒是觉得彭羽涯更像是乔瑜娅的弟弟。“喂喂,小正太,你也太可爱了吧。”花萱夏忍不住调侃道。

“不许叫我小正太,得叫我哥。”彭羽涯放开乔瑜娅和花萱夏较真起来,有些生气的他看起来更可爱,“我比你大着呢!”

“小正太。”花萱夏嘻笑道,她是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可爱的男生了?很像是被精心画出来的,这种模样动漫里倒是很常见。

“你怎么那么令人讨厌呢?”彭羽涯最讨厌听见有人说他可爱,或者是叫他小正太,身为男子汉,应该用型男来形容,但是无论怎么努力都给人一种可爱的印象,这真是超不爽,有可能还将成为中的阴影……

“你要是我弟弟多好啊。”她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彭羽涯一听更是气地直跳脚,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被调戏呢?花萱夏倒是觉得逗逗他也挺好玩的,就连在一旁看戏的乔瑜娅也忍俊不禁起来。

将近黄昏,三人轻轻的走进了病房,彭振泰正躺在病床上输着液,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病房里安静的可怕,仿佛与尘世毫不北京治疗癫痫哪里好相关。

“爸,我带小娅回来了。”彭羽涯蹲在床边轻声的说,听见呼唤的彭振泰微微睁开浑浊的双眼。

“小……小娅。”彭振泰吃力的唤着女儿的名字,声音甚是微弱。

“小娅。”花萱夏感觉到乔瑜娅手心冰凉的汗,她松开乔瑜娅的手,并用双手轻轻的拍了拍乔瑜娅的肩膀,回过神的乔瑜娅立刻就湿润了眼眶。

“爸。”乔瑜娅哽咽的唤了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半年前看起来那么健壮的父亲如今这般虚弱,瞬间心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和小芸长的真是一模一样。”彭振泰扯了扯嘴角,仿佛在笑,眼角的泪也一滴滴滑落,“你……原谅……爸爸吗?”

“爸。”乔瑜娅早已泪流满面,使劲的点点头却说不出一句话。

“小娅……爸爸……不能照顾……你了,你……你要……点……我会……我会……”彭振泰极力的想说出完整的一句话,他吃力的抬起手,想为女儿擦去的泪痕。

“爸,我知道,你别说了,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任性的惹你伤心……”她大声哭了出来。“爸……好好休息。”乔瑜娅紧紧的握住彭振泰枯黄的手,发现爸爸的手里有一把钥匙。

“小娅,爸爸其实是最爱你的,他只是不敢面对长得简直和妈妈一模一样的小娅,爸爸觉得妈妈的离去是自己的错,他从来就没有责怪过小娅,他还把小娅唱的每一首歌录了下来,每天晚上都听,他说就像是听妈妈小的时候唱歌一样,关于小娅的都留了下来,就连小娅每次做的手工都完好无损的保存着。”彭羽涯满目的,其实他一直都是羡慕她的,他理解父亲的所有做法,但是他无法将这种爱诉说给乔瑜娅,或许这也是出于自私的心吧。

就在这时,心电图“嘀——”的一声停止了波动,“爸!”乔瑜娅霎时间心扉,撕心裂肺的叫着。

“爸。”彭羽涯也慌了神,但这样的结果医生在前一天就说了不是吗?就算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此刻的与心痛却比想象中的要残酷很多,真实的就像恶一样令人无法接受。

花萱夏紧紧的拥住匍匐在床边失声的乔瑜娅,她一句话都说不出,自己一个外人而已,根本就没办法替她承担,又或者是悲痛无法被承担。有些快乐可以分享,但有些却偏偏只属于各人,甚至连安慰都觉得尴尬。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wnews.com  零点看书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